也许,真正的艺术创造不属于为创造而创造的艺术家们;也许,最伟大的绘画并不属于为功名而功名显赫的人;也许,为了开拓绘画、单纯的人的最原始的创造。他们的绘画最可信地印证了人类文化历史的积淀,他们的创造,最有力的体现了艺术的自由本质和人的创造本性。

  我应该感谢祖宗,他以深刻的直觉为我们留下了“明明德、在新民、在止于至善”的话,他以深刻的悟性,为今人留下了“无法之法乃为至法”的独有的绘画传统。

  当因袭的桎梏把绘画导入僵死,当庸谷的开拓把绘画引向歧途,令人窒息的,被异化的大雅之堂充满了污染,我应该感谢祖宗留给我们广阔的用武之地——无比丰富的文化积淀使我们得以自由的耕耘。

  没有比在艺术的天地中耕耘更能净化自己的心灵——我愿与许多民族 、民间和原始的绘画为伍,在那个天地里,人与物并不存在区别,它们是人、是羊、是鱼;又不是人、不是羊、不是鱼。它们是神、是灵的抽象,是自我精神的彼岸。

  我的自信,在浩如烟海的现代艺术之林里,我能够漂泊彼岸而无畏地奉献我的才华和忠诚,即使为受尊敬的大师不屑,我也决不会自惭形秽。